七一清华外籍学者建议中共改名 引各界驳斥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9

  打开新窗口首页
七一清华外籍学者建议中共改名 引各界驳斥

  【大纪元2015年07月01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)近日,清华大学的外籍学者称中共制度二十年都不会崩裂,但中共会改名,引发热议。中国问题专家认为,这是亲共学者为了让中共苟延残喘的拍马言论,中共政权现在处于被动挨打地步,每年十万的维权抗暴事件,经济表面光鲜下付出的巨大代价导致众多的社会问题,仅拿人们对食品没有安全感这一项,这个政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

  

清华外籍教师“七一”之际“挨砖”

 

  清华大学加拿大籍的学者贝淡宁(Daniel A. Bell)在“七一”前夕发表中共改名的言论,他声称中共制度到2035年也不会崩裂,但中共会改名字,中共“名亡实存”。他解释称,因为这个组织现在“既不共产主义也不是一个政党,更像一个精英联盟”云云。英国BBC对此的报导在微博上引起议论。与贝淡宁此前多次盛赞中共专制激怒网民一样,这次也一样引来众多“砖头”。

  澳大利亚中国问题学者邱岳首表示,只同意贝淡宁解释中共组织的前半句,“既不共产主义也不是一个政党”;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女士回应说,中共应改名“英才毁灭组织”,其他网友也纷纷回应“前半句就是一邪教”、“邪教当道,暗无天日”。

  在大陆,“共产党”已经是罪恶的标签,中共少将也公开承认人们不骂共产党都不好意思上网。“七一”被民间称为中共邪党日,民间的“公民运动”公开倡议这一天给中共献花圈“庆贺”。“七一”前夕,大陆千人企业、湖南湘潭市色织染厂集体要求退党。因为他们已对中共政权绝望至极,职工们在维权的过程中与政府发生多次冲突,并遭到残酷打压。

  

清华大学的外籍学者称中共制度二十年都不会崩裂,但中共会改名引起议论,被砸砖。(图为“七一”前夕,网上人们公开讨论中共不能当作信仰来崇拜,不应进入中小学。)(网络截图)
清华大学的外籍学者称中共制度二十年都不会崩裂,但中共会改名引起议论,被砸砖。(图为“七一”前夕,网上人们公开讨论中共不能当作信仰来崇拜,不应进入中小学。)(网络截图)

  

唐柏桥:中共政府已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

 

  海外的中国问题专家唐柏桥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:“贝淡宁抛出的观点,中共不会崩溃、中共改名等等都是老生常谈,唯一新意是提到时间2035年。他企图用这个时间段来吸引人们的眼球,换句话说,就是玩花招说中共二十年后都不会倒台,言下之意是共产党永远不会倒台。现在亲共的中国问题专家喜欢把中共的问题提到30年、40年以后,都是为了让中共苟延残喘,用这种方式拍马屁,让中共执政者心安理得。这是其用意所在。”

  他认为贝淡宁观点经不起半点反驳,并反问:“是否认为无论哪种专制都会在世界上永远存在下去?如果你认为民主是世界真正进步的一个潮流的话,且大家认为这是不可抗拒的潮流,为何你认为中共专制可以千秋万代下去?那是不是中国人天生卑贱就应该被专制统治?连非洲国家95%都民主化、南美百分之百都民主化的情况下,为何唯独中国二十年后还被非常邪恶的专制统治?”

  唐柏桥认为,现在每年10万起的维权抗暴事件,全国各地老百姓拿锄头就直接向警察开火,中共政府已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。他还举例:“上海金山民众反PX项目,延续一周几万人上街抗议,中共无计可施。”日前,上海市政府发公告称该项目已停止。

  

唐柏桥:改名不能延长中共的寿命

 

  就中共改名问题,唐柏桥说:“任何人都知道,专制统治本质不变的话,一个强盗集团、一个黑社会集团改名也一样欺负百姓。他低估了中国老百姓的智商,对我们都是羞辱。”

  他以中共党国的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为例说:“又是人民、又是共和,似乎比美利坚听上去更接近人民。而北朝鲜加的更多,人民民主共和国,但它却是世界上最专制的国家。所以并不是因为名字好听,老百姓和国际社会能够接纳它。改名不能延长它的寿命,只有从本质上顺应民意,还政于民,才是唯一出路。”

  他认为中国大陆经济表面光鲜的背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他说:“现在到海外的人都说每天生活在大陆步步惊心,吃的食品没有任何安全可言。所以到海外他们不买大陆的食品,都找台湾、日本、韩国的。大陆这样的经济发展有什么意义,能给人民带来幸福吗?仅此一项,这样运行的政府就没有必要存在了。”

  

横河:如果让人民的选票决定,中共名实俱亡

 

  中国政治评论家横河也向大纪元记者分析,精英必须要有自我意识和代表自己群体利益的意识,在此基础上才有联盟。没有独立的个体何来联盟?而加入中共并成为统治集团一员的前提就是放弃自我,无条件服从中共。即使在中共统治集团中出现不同的利益集团,他们的利益也是在中共这个大的权力之下获取的,正如周永康并不是石油帮、四川帮、政法帮在中共的代表。正好相反,这些帮派是依附周永康的权力才形成的,而周永康的权力则来自中共。这也是为什么中共高官无论多么位高权重,一旦被中共惩罚,无不乖乖认罪的原因。因此贝淡宁称中共是精英联盟统治根本就不成立。

  他还说,中共不是需要从中共历史中吸取意识形态合法性的问题,而是统治65年多还没有统治合法性的问题。至今,其统治合法性仍然来自中共的暴力革命。一旦改名,连继承中共暴力革命维持的合法性都没有了,以什么名义统治?如果是让人民的选票决定,中共就名实俱亡了。

  责任编辑:李晓清

猜你喜欢